智库洞察

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洞察 >> 正文

李浠平 翁若宇 陈丽芳:利人利己两不误 中国企业慈善捐赠行为分析

发布日期:2020-05-03     来源: 云顶财说     点击:

 

编者按:“乐善好施,扶贫帮困”,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尽管我国企业的慈善事业起步较晚,但2008年汶川地震引发了企业社会责任意识的空前觉醒,随后,越来越多的企业积极参与慈善捐赠行为。尤其是重大灾难发生期间,社会公众对企业的慈善行为更是给予深厚期望与广泛关注,这也极大促进了企业对重灾捐赠的参与积极性。今年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再次将企业的公益性捐赠事业推向高潮。根据社科院4月15日发布的《企业抗击疫情研究报告》统计,截至4月4日,4061家企业抗疫捐赠总额已达351.4亿元;其中,90家央企捐赠43.65亿元,腾讯、恒大、阿里巴巴等51家企业捐赠规模过亿元。借此契机,本文将分析我国上市企业慈善捐赠的趋势、地区、行业及类型分布特征,并探讨企业捐赠行为的动机。


利人利己两不误: 中国企业慈善捐赠行为分析

作者:李浠平1  翁若宇2  陈丽芳3

1 厦门国家会计学院  讲师;  2 厦门国家会计学院“一带一路”财经发展研究中心 讲师; 3厦门国家会计学院 “一带一路”财经发展研究中心 讲师


一、我国企业慈善行为的特征分析

本部分以2006-2018年我国3735家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采用捐赠金额与当年营业收入的比值(‰)衡量企业的慈善捐赠水平。从总体来看,近年来A股上市公司的企业慈善捐赠呈现出以下几方面特点:

(一)2008年开始爆发增长,重灾年份水平较高

2008年以前,我国企业捐赠尚处于较低的水平,但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出现爆发式增长。据不完全统计,汶川地震后仅一周时间,捐资千万元以上的企业就超过100家,很多知名企业在支援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中做出了标志性的贡献。例如,王老吉通过1亿元的现金捐赠而变得广为人知。此后,利用迅速建立的良好声誉,王老吉在短期内大幅度提高了公司营收。这促使我国企业开始重新认识慈善捐赠对企业发展的重要意义,因此有学者也将2008年称作“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元年”。随后,2010和2013年的玉树和雅安的重大灾难将我国慈善事业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2014年以后,企业慈善趋于理性,近几年保持在相对稳定的水平。

(二)甘肃、云南省份企业捐赠贡献突出

通过各地区的横向比较,可以看出2006-2018年间,甘肃与云南两地上市公司的捐赠积极性最高,江西、福建、湖南等地次之。而宁夏回族自治区、黑龙江、山东等地的企业捐赠水平排名相对靠后。

(三)公共服务行业捐赠水平居前列

通过各行业捐赠水平的比较,不难看出,相较于其他行业,多年来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与卫生和社会工作业的慈善捐赠水平较高。这两个行业同属于公共服务行业。而教育、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批发零售业等行业企业的慈善水平较低。

(四)超半数企业公益活动与支持教育有关

企业公益活动类型可划分为支持教育、支持慈善、志愿者活动、国际援助、带动就业、促进当地经济和其他。统计数据显示,56.7%的企业公益活动与支持教育有关。在本文的样本中,仅有4.97%的企业慈善行为涉及国际援助。不过,此次疫情期间,我国企业开始积极参与到国际援助之中。例如,3月23日恒大向中国红十字会捐赠1亿元人民币,设立恒大国际抗疫援助基金,支持开展国际抗疫人道援助工作。可以预见,随着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参与度不断提升,未来将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投身海外慈善,彰显大国企业应有的担当。

二、企业慈善行为的动机分析

慈善捐赠的动机是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的热点话题,目前已有大量文献积累。学者们普遍认为,企业慈善这种看似无偿的自愿行为事实上存在利己的动机。本文将从声誉动机和政治动机的角度分别进行分析。

(一)声誉动机

由于慈善捐赠本身具有正面积极的广告宣传效果,这种广告作用不论对于企业或是管理者个人而言都十分有效,因而企业的慈善捐赠行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和提升企业声誉。Lev等(2010)指出公司将战略性捐款作为广告宣传的策略,能够通过提升公司声誉而引导实际和潜在消费者对公司产品的偏好,这相比于“倡导型广告”更能为企业带来经济利益。此外,现有研究也认为企业的慈善捐赠是管理者赢得社会认可和尊重的一种策略,能够使其在当地的商业精英中表现更加突出(Campbell等,1999)。国内的研究,李四海等(2012)也肯定了企业慈善捐赠带来的广告效应以及信号传递机制。

(二)政治动机

除了声誉动机外,政治动机也是企业进行慈善捐赠的重要原因。贾明和张喆(2010)研究发现政治关联的企业更倾向于进行慈善捐赠且其捐赠水平更高,目的是维持政企关系以及自身获取政府资源的能力。这种政治动机主要源于企业慈善捐赠行为对其经营环境和社会关系的改善作用。Fombrun等(2000)指出,企业的慈善捐赠能够提高其自身社会关系资本。一方面,企业对公益事业的参与能够帮助企业在社区内部获得声望,改善与当地社区的关系,从而使企业在社区中表现更加出色;另一方面,在企业社会关系网络中,政企关系是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Sánchez(2000)认为,企业的慈善捐赠不完全出于慷慨无私的动机,更深层次的目的是提升企业的政治合法性。慈善捐赠作为企业分担政府社会责任和成本的体现,有助于企业获得更多的政治支持,进而在资源竞争中取得优势(Su和 He,2010)。国内学者的研究也表明维护政企关系是企业进行慈善捐赠的重要动机之一(张敏等,2013)。

接下来,本文分别从行业竞争和企业政治关联的角度进行分组分析:竞争行业vs非竞争行业,政治关联企业vs非政治关联企业。其中,行业竞争采用各行业企业营业收入的赫芬达尔指数衡量;企业政治关联定义为企业董事长或者总经理是否曾在政府部门任职。从下图的结果可以看出,竞争性行业与政治关联企业的慈善捐赠水平较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企业捐赠行为的声誉动机和政治动机。



三、结语

企业作为以营利为目的的经济组织,慈善捐赠这种看似不符合理性经济人假设的行为,背后其实隐含着利己的动机。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企业不再将慈善捐赠视为一种强制性的任务或负担,而是将其纳入到公司的经营战略中。尽管企业的“善意”未必全然出于无私,但不可否认的是捐赠行为对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尤其是灾害发生时期,企业的慈善行为更是有助于维护社会稳定,提高救援和重建的质量和效率。总而言之,政府和媒体应当积极构建良好的市场环境,充分发挥对企业慈善捐赠行为的引导作用,使得企业的慈善行为促成其商业利益和社会利益的共赢,真正实现企业、政府、社会三者的良性互动。(完)


参考文献:

[1] 贾明, 张喆. 高管的政治关联影响公司慈善行为吗[J]. 管理世界, 2010,(4): 99-113.

[2] 李四海, 陆琪睿, 宋献中. 亏损企业慷慨捐赠的背后[J]. 中国工业经济, 2012,(8): 148-160.

[3] 张敏, 马黎珺, 张雯. 企业慈善捐赠的政企纽带效应——基于我国上市公司的经验证据[J]. 管 理 世 界 , 2013,(7): 163-171.

[4] Campbell, L., C. S. Gulas, and T. S. Gruca. Corporate Giving Behavior and Decision-maker Social Consciousness[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1999,19(4): 375-383.

[5] Fombrun, C. J., N. A. Gardberg, and M. L. Barnett. Opportunity Platforms and Safety Nets: Corporate Citizenship and Reputational Risk[J]. Business and Society Review, 2000,105(1): 85-106.

[6] Lev, B., C. Petrovits, and S. Radhakrishnan. Is Doing Good Good for You? How Corporate Charitable Contributions Enhance Revenue Growth[J].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2010,31(2): 182-200.

[7] Sánchez, C. M. Motives for Corporate Philanthropy in El Salvador: Altruism and Political Legitimacy[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00,27(4): 363-375.

[8] Su, J., and J. He. Does Giving Lead to Getting? Evidence from Chinese Private Enterprises [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10,93(1): 73-90.